家风家教
家风家教
电话:0558-2272076
地址:阜阳市关工委家教组
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家风家教
家学家训成就了司马迁
发布时间:2019-03-12  浏览:148 次    字体大小 :

家学家训成就了司马迁

阜阳市关工委常务副主任  宁义南

 

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,被颂之为中国“史圣”,鲁迅先生赞其著作《史记》是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。从黄帝到汉武帝三千年间的中国历史,处于风云激荡、气象万千的大分化、大改组,兴替承续,如诗如歌,真让史家眼花缭乱,书不尽言。然而从动荡、分化、兴替之中以寻社会发展的规律,乃历史学家们之使命、之责任。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对此是当之而无愧的。

《史记》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。计十二本纪、十表、书八、三十世家、七十列传、百三十篇,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,可谓浩繁巨著。书的最后一篇《太史公自序七十》情真意切,泪透纸背,写出了司马迁家族的渊源,家学流长和《史记》的成书缘由。其中尤让我们动情的是作者无比丰富的渊源的家学,父辈对之进行教育并寄予厚望。可谓是家学与家训筑就了伟大的“史圣”司马迁。

司马迁在《自序》中写到司马氏家族的悠远与繁盛,以见其家史家学之流长与兴旺。周宣王时,南正黎的后代,脱离了掌天地的官守,别为司马氏。从此,司马氏的后代就执掌周史。周惠王时,司马氏离周到了晋国,以此为界,司马氏这一族人便分散了,卫、赵、秦等国各有分支。而于卫国的一支,名叫司马喜的,做过中山相。时,秦王失政,天下大乱,诸侯擅自称王。原为项羽封王的司马邛,降汉王刘邦。司马邛的后人任过汉长安市长、五大夫,直至司马迁之父司马谈被汉任为太史公,承受起为周汉立传的历史重任。

做为历史学家不仅要通晓历史文明的脉络,而且要站在历史文化的潮头驾驭历史,或褒或贬,以期给后人留下对社会发展、演进应有的认知态度。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给儿子树立了这样的榜样。司马谈在武帝建元、元封年间做过史官,他对于当时的学者固执师说墨守一家,使学术不通流的风气,感到万分困惑,于是奋笔专论“六家要旨”,指出《周易系辞传》,诸子的学说,尽管有百虑,其实目的是一致的;他们所循途径虽有殊异,而其归趋仍是相同的。考察儒、墨、名、法、道德乃至阴阳六家,大都是想致天下于太平盛事。但其因立场不同,以至于各自观点,使用的方法,就大有差别。于是有的家则能把握重点,找到正确方向,其益于社会,自然会有正面反响。比如阴阳家的方术,多而细,讳者多,使人受拘,多事不能做,但其主张顺四时之序,都不可违反。儒家学说太广太博,很难完全听从。但以仁立身为政,制定君臣父子相处的守则,和夫妻、长辈、晚辈等礼教的分别还是一定不可更改的。墨家过于俭啬,难以遵守,但其务实节用,也是不可以废弃的。道家教我们精神集中,一动一合不露形迹,无为而治,使万物丰足善美。其学本着阴阳家顺四时之序,采儒墨之长,取名法之要,随时代需要,配合人事之变,还是相当适宜的。几此种种,不一而足,可见司马谈对春秋战国时代的思想文化大有指点百家,激扬文字的博学和雄才。今日看来,难免或有偏颇,但其“六家要旨”却成为古今至贵的渊源家学,对司马迁的深刻影响,在《史记》的大作中是显而易见的。

在司马谈正要宏图大展时悲剧发生了。那一年,武帝建立汉朝封禅大典,却让太史公司马谈因居洛阳之故,不能参与这一国家盛典。这是作为太史公的司马谈难以承受的耻辱。汉武帝元封元年(前110年)司马谈含恨病危。他的儿子司马迁恰在此时结束西征的使命,回来在河洛地方拜见了父亲。太史公紧握儿子的手,流着泪叮嘱:司马氏的先代,本是周的太史,远在古代唐尧虞舜时做过南北正,功名显赫,主管天官事物。后代中道衰微,祖业将断送在我的手中,你如能重做太史,就可上承祖业家学了。现在皇上承创千年以来的大统,天下顺和,封祭泰山,我却未能随行,这是有辱祖先之命运啊!我死后,你一定要做太史,切勿忘却我想要完成的历史著作啊!要讲孝道,忠于君上,秉笔直书,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,留芳万代,使得父母也能分享一份光荣。最后,司马谈又谆谆告诫儿子,要承继周朝文王武王之业、之风化教育,上推公刘以致始祖后稷。切不可忘幽厉二王乱王道乱天下之教训。又强调指出500年前,出身式微鲁国的孔子立志要振作颓废,修复祖业,整理《诗》《书》创作《春秋》,以匡天下,影响至于今天。其间许多明君忠臣义士,我作为太史,却没予以载之,以致兴替流传,史为缺漏,对此,我非常恐惧不安,你要仔细考虑,身体力行,务要完成我的遗志啊!

司马谈故后三年,汉元丰三年(前108年),司马迁即作了太史令。以无比的勤奋研读历史以及国家藏在石室金匮的书籍。尤重孔子的《春秋》,认真地将《春秋》较《易》《书》《礼》《乐》诸经相比以见长。其虽仅数万字,但大义便有数千条,万物的离散聚会,都可从《春秋》中即得。如不读《春秋》,就是谗邪小人站你面前,也看不清楚,乱臣贼子紧跟其后,你也不会发觉。世道就会陷入君不君、臣不臣、父不父、子不子的混乱局面,遗害百姓。因此,司马迁要立志实现父之遗训,完成专掌史籍之职,撰写出较《春秋》更有价值的历史巨著。

然而,七年之后,天汉三年(前98年),司马迁万万没有料到自己会遭到比父亲更大的厄运。敢于谏言的司马迁因替李陵辨冤而遭到大祸,被关进大牢,受尽宫刑之奇耻大辱。而此时的司马迁虽陷奇辱之地,但却始终牢记父亲“人要有精神力量”的遗训,坚守“人固有一死,或轻于鸿毛,或重于泰山”人生要旨。效周文王被纣王囚羑里而演《周易》,孔子困陈而作《春秋》,左丘失明而编撰《国语》,孙子膑足而作兵法,屈原放逐而成《离骚》,韩非拘秦世有《说难》《孤愤》;《诗》三百,大抵是先圣抒发自己的悲愤而创作出来的。他们都是内心积愤已久而没有发泄之地,故叙述往事,以开启来者。于是司马迁决心叙次唐尧以来,到武帝获得白麟那一年止,鉴《春秋》绝笔于获麟之故事。让勘称前无古人之大作《史记》应运而生。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,述达三千年间的中国故事,成为古代中华文明的旷世杰作而被誉为至贵的历史文学经典。在三皇五帝,夏商周汉漫长的历史岁月之中,帝王将相、圣贤诸子、义勇游侠,乃至民俗奇人,社会百态,鲜鲜活活地展示于这位史圣笔下。其中大禹治水、火牛之阵、荆轲刺秦、鸿门宴上、霸王别姬、垓下之围等篇章,至今乃传诵于海内外炎黄子孙,或以戏剧和影视文学形象地展现于人们的生活之中;做为我们修身励志、治国理政的一面历史明镜,而永立于辉煌灿烂的中华文化文明的丰碑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