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风家教
家风家教
电话:0558-2272076
地址:阜阳市关工委家教组
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家风家教
我家的家风与卢克文家的家风不一样互动留言
发布时间:2022-10-27  浏览:1183 次    字体大小 :

赵文汉

1666838541115660.png 

10月24日,卢克文工作室发了一个视频《如何跨越来自原生家庭命运与知识的鸿沟》,深刻地反思了由他爷爷给他们家族带出来的一种粗粝、野蛮、暴力的家风,以及这种家风对后代产生的毒副作用。

看完这个视频后,我想起了我家族的家风来。不由得感慨:多亏上天把我安排在我的这样一个家族里,而没有把我安排在卢克文那样的家族里,我该是多么的幸运。

与卢克文家族一样,我们的家风也是爷爷创建而成的。据我父亲说,我的爷爷不是赵家人,是赵家太爷向他的好友岳家要来的,也就是说,我的血脉里流淌的是岳家的血液。爷爷来到赵家时,赵家很穷,几无财产可言。爷爷成家立业后,他的小家庭几乎是家徒四壁,一家人吃不饱饭,几乎成为了一种日常。但爷爷凭着他那年轻时的一身力量,开荒种地。那时的故乡地广人稀,离村庄较远的地方有很多荒地。爷爷就在这样的荒芜土地上,没白天没黑夜地拼命开垦,家里的土地慢慢地多了起来,粮食也就丰富了起来,家庭也就渐渐地走出了“吃不饱”的困窘,后来还有了些余财,整个家庭的日子逐渐好转起来。爷爷一生生了六个孩子三男三女。三个男孩中,我的父亲是老小。爷爷几乎没有读过书,但他给自己的三个儿子取名却十分讲究,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分别为“强”“勤”“俭”。他的长子长孙长到了上学的年龄,爷爷给大堂兄取名的最后一个字为“轩”。“轩”在我家乡的俚语中,其读音里含有“家境殷实”的意思,这个读音的那个字到底该怎么写?我也不清楚,而大堂兄名字中的“轩”这样写是确定的。爷爷不懂谐音修辞,但他使用的就是这种修辞手法。从爷爷给子孙取名中就可以读出爷爷所秉持的人生理念:人要自强,自强才能不息;人要通过勤劳、节俭的手段来达到家境殷实的目标。作为家风的创建者,仅有理念是不够的,还要身体力行。作为赵家抱养的孩子,来时乃至成家后,家里一直是一穷二白,爷爷就是靠着他的双手和日常生活的节俭,让我们的家庭成为全村里的中等富裕家庭。他给他的子孙树立了榜样,他用自己的行动给全家人传承了家风。

我没有见过我的爷爷,我一出生,爷爷就去世多年了,但是我从我父亲的身上就可以看到爷爷的影子。父亲从来就没有“闲”着过。晴天,他一天到晚忙在田里,田里总有他干不完的农活。到了阴雨天,别人都闲散在家里时,我父亲就做木匠活。家里的大桌、小桌;大板凳、小板凳等等一些农家生活用具,都是父亲亲自打制的。就连我上大学临出发时拎的小木箱也是父亲亲自给我做的。直到他病倒前,我就没看到过父亲的双手闲着过,总是在不停地劳动。在我的少年时代,我们家过年时炸的馓子、绿豆丸子等过年之物,储藏在“气死猫”的篮子中,高高地吊在屋顶,一放就放到端午节前后,拿出来时,常常都坏得不能吃了。我的印象中,不到这样的时候,母亲是不会拿出来的,可见我们家的节俭程度。之所以不拿出来给孩子们吃,是因为,家里来了客人,馓子、绿豆丸子这些东西,就可以成为一道不错的菜肴,为此就可以省去不少买菜的开支。还有一种家风更让我的家族的每个人都大大受益,那就是大家族的“和谐团结”。一个大家族要想凝聚团结,必须要有一个当家的权威人物,家族的每个成员都必须听他的,不得顶撞,不悖逆。爷爷在的时候,当家的权威人是爷爷。爷爷去世后,当家的权威人是我的大伯。大伯去世后,是我的大堂兄。大堂兄比我的二伯还大三岁,虽然辈分低,但年龄长,又是长子长孙,就自然成为了家族的当家权威人,连我二伯、我父亲都听他的,就更不要说别人了。爷爷去世的第二年,大伯主持就把一个大家庭分成了三小个家庭,但三个家庭都是大伯说了算,后来是大堂兄说了算。我们这些后辈们也都心甘情愿地听大伯的、大堂兄的,因为他们从来不会让我们吃亏,吃亏的常常是他们自家。在当家权威人的影响下,一家几十口人长幼有序,一片安然。做小弟的绝对要听从哥哥的,听他们的绝对不会错,对你只会有好处,不会有坏处。后来的三家又分成了十几家,现在已经分成二十多个小家庭了,人口增长到八十余口,但我们整个家族,从来没有出现过相互争吵的现象,更不要说像卢克文家发生的那种相互之间大打出手的现象了。如此之大的一个大家族,到目前为止依然是一片和谐。家族子孙中没有出现过一个长不成的人,个个都是拿得起放得下、顶天立地的有用之人,虽然没有大富大贵,但整个家族,亲情融融,蒸蒸日上,欣欣向荣。每一次回家过年,我从来不吃重家的饭。每一个小家庭都争着抢着要请我吃饭。没办法只好统一到我二哥那里,由二哥排序。无论到哪个家庭里,都是十二分的热情,家常得如同自家人,让我享尽人间的天伦之乐,感受到的是人间的美好与幸福。

出门在外,无论做什么事,心里都不担心,不害怕,因为有这样一个大家族在,出了点什么风险,家族就会出来与你一起承担,于是人心里就特别地有安全感,就特别地有幸福感。我的家族给我的,与卢克文家族给他的,截然相反,他的家风给他带来的是伤害,我的家风给我带来的是温馨,是安宁。家风之于人生,真的太重要了,儿孙要想成为一个幸福的人,家族必须给他一个好的家风。